星期四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市县动态

【八闽丰碑】十字架上的英雄——凌福顺烈士

来源:厅优抚褒扬处、省烈保中心、周宁县退役军人事务局 发布时间:2022-09-22 15:50 浏览量:{{pvCount}}

  凌福顺

  化名庞飞虎。1912年2月出生在福建省周宁县莲地村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凌福顺的童年是在饥饿和屈辱中度过的。他家是“上无椽桁片瓦,下无柱石地基”的赤贫。还在襁褓之中,他就开始过四处求乞的悲惨生活。捱到会走路,妈妈一手拄拐棍,一手牵他去讨饭。一家人饥寒交迫,常常有上顿没下顿。五岁那年的一天,小福顺饿极了,哭着要吃。妈妈从外面讨来一把咸菜,熬了一碗菜汤,刚放在灶台上,小福顺等急了,踮脚就抓,滚烫的菜汤倒在右额上。从此,在他右额上留下了一道二指宽的伤疤。屈辱的生活锤炼了他,使他萌生了自发的反抗性。他口齿伶俐,能说会道,很快团结起小伙伴。有时砍柴累了,就手捏一根木棍,模仿庙戏表演起来。他最爱学的是英雄打恶霸的戏。凌福顺十三岁那年和父兄出外做工数日回来时,母亲已在贫病中去世了,还不知死于何时。亏了亲戚和四邻的帮助,才草草收埋了。母亲去世后,小福顺仿佛一下子长大了。他离家后,做学徒、打零工、卖糖、制茶、进唢呐班,什么都干,后来索性跟大人闯闽北谋生。身在劳动人民最底层,目睹人间一切不平与痛苦,他自发的阶级反抗意识越来越强烈了。

  1932年,在党的领导下,闽东地区的农民革命进入武装斗争新时期。在邻县革命斗争浪潮的推动下,周墩城少数革命者秘密组织起地下革命小组,点燃了革命的星星之火。

  当时,凌福顺已从闽北回来,迫于生计,经人介绍,在伪常备中队里当兵。他刚交二十岁,身高体健,长手长腿,素有“长腿”之称。他疾恶如仇,性急如火,常常替受欺负的穷苦百姓打抱不平,穷苦百姓跟他关系十分亲密。

  周墩街有一间点心店,是地下革命小组的秘密联络点之一。凌福顺常去那店里吃点心。苦难的阶级出身,使凌福顺特别能接受革命的思想。在地下革命同志的引导下,1932年4月,凌福顺毅然抛弃敌人营垒,加入周墩地下革命组织,开始了光辉的革命斗争生涯。

  1933年春季,中共福安中心县委书记詹如柏专程来到周墩,陪同他来的有家在周墩的地下党员王大尧同志和郑步青同志。

  由于凌福顺懂得一些军事,又很勇敢,很快就成为地下革命小组的骨干。为尽快建立武装,他经常深入乡村发动群众,还利用旧关系,从伪兵中争取了一些出身贫苦的人。

  1934年7月间,詹如柏又一次来到周墩召开革命小组骨干会议,作出立即建立武装、筹划财政、策动兵变三项决定。确定由王大尧、凌福顺等同志负责兵变工作;并根据凌福顺在斗争中的突出表现,批准他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8月,闽东工农游击第十一支队在城关附近的坂头林成立,凌福顺任队长,王大尧任政委。

  8月下旬,乐少华、寻淮洲、粟裕率领的北上抗日先遣队由江西入闽,与叶飞率领的闽东红军会师,在穆阳镇歼灭大批敌人,周墩的反动派惊恐万状。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凌福顺带领七名游击队员,准备了火把、煤油箱、鞭炮、神香等,先到西门街炮楼对面的山头上点起火把,吹响冲锋号,往炮楼打枪,在煤油箱里放鞭炮,巧设“疑兵计”。敌人以为红军部队到了,急调全城兵力支援西门。凌福顺却适时将游击队员撤到东门呐喊、打枪。整个晚上,声东击西,牵着敌人的鼻子走。趁敌混乱时,潜入城内的同志四处张贴标语。第二天,全城震动,敌人更加胆颤心惊。

  9月的一天,游击队抓到赤岩村一地主,关在路屯下山楼。不料楼主周在武暗中报信,赤岩派大批民团把人抢了回去。游击队气愤不过,镇压了周在武。凌福顺、王大尧分别以“庞飞虎”和“高峰”的化名贴出布告,公布了周的罪恶,震动很大。后来又抓到赤岩村另一地主,没收他长途贩运回来的三十多斤鸦片。这次布置严密,敌人无计可施,乖乖送上三百多块银元把人赎回去,“庞飞虎”游击队名声大振。暴动时机完全成熟了。凌福顺、王大尧、肖安轩等领导人当机立断,紧急召开各村负责人会议,作出周墩城武装暴动的决定。

  10月30日凌晨,武装暴动开始。凌福顺率领十一支队从西门街向城内挺进,迅速控制主要通道,“白带会”也同时举事。接着,参加暴动的农民千余人,手缠红臂章,高举大刀、梭镖,浩浩荡荡开进周墩城。

  当时身任伪保安大队长的魏绍经正在咸村。游击队利用这个机会,假他笔迹写信给他儿子——伪常备中队长魏海波。信的内容是说魏绍经在咸村已被红军扣留,要儿子赶快缴枪求和,以保全父子二人生命。凌福顺带了假信,找到魏海波。魏见大势已去,只得下令缴械。伪常备中队有三个排,除了一个排逃出城外,其余两个排六十多杆枪,全部缴了械。

  接着,游击队收缴各村民团枪支,这次共缴获枪支一百一十多支。上千名暴动群众喜气洋洋出入地主大院,开仓分粮,好不惬意!周墩城第一次被人民掌握了。

  同时,闽东红军独立师开进周墩城,与十一支队胜利会师。11月1日,在叶飞同志亲自主持下,召开群众大会,成立了周墩苏维埃政府。推选周愚弟为主席,凌福顺为军事委员。

  1934年冬,国民党纠集重兵号称“十万大军”疯狂“清剿”苏区,闽东地区进入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时期。在白色恐怖最严重的时刻,凌福顺对战友表达了自己坚强的信念:“我凌福顺生是革命人,死是革命鬼,宁死不出卖革命!”

  独立师首长十分赏识他的赤胆忠心,委派他指挥周墩上半区全部游击武装。在党的领导下,周墩游击队在方圆数十里的高山峻岭上,跟十倍于自己力量的敌人周旋,演出了富有传奇色彩、可歌可泣的英雄壮剧。

  为了在游击区站稳脚跟,首先必须除奸灭霸,扫除“地雷”。端源村有一个奸细叫叶周岐,曾在陈家七土匪窝里当“司务长”,多次带匪兵攻打我红军游击队。他回到端源后,凌福顺立刻带数名队员赶往端源。打听到叶周岐在一地主家打麻将,他们便埋伏在地主家附近。等叶周岐过足赌瘾回家时,一把抓住了他,叶周岐吓瘫了,乞求饶命,凌福顺处死了这恶贯满盈之人。

  楼坪村地主张景钟组织“壮丁队”常常侵扰基点村,甚至杀害了闽东游击第六支队二分队长廖光有同志,凌福顺决心为战友报仇。1936年农历正月初三,凌福顺率领游击队配合闽北红军部队奇袭楼坪。这一仗打死打伤敌十八人,俘虏张景发等五个地主,处决了其中两个民愤极大者,解除了一大威胁。同时发动群众,实行“二五减租”,帮助农民渡过生活难关。革命斗争使游击队跟群众结下生死与共的阶级情谊,特别是凌福顺,深受群众的爱戴和拥护。他经常在敌人眼皮底下活动,有时穿长衫戴礼帽,装成商人模样;有时穿棕衣戴斗笠,又成了地道的农民。战友们叮嘱他注意安全,他说:“怕什么,到处有我们的群众哩。”他是有名的孤胆英雄,在群众的掩护下,他如鱼得水,遨游于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

  周墩暴动后的第二年,一排国民党“中央军”驻进浦源村奶娘宫。凌福顺要了解敌人的武器装备,就赶着一头母猪来到奶娘宫门口,趁守门白匪懈怠,突然猛抽猪屁股。母猪负痛闯进,他就势跟了进去,假装赶猪,故意越抽越急,打得母猪东奔西跑,把奶娘宫搅得大乱,他趁机记下敌人的武器装备,然后在敌人的叱骂声中慢慢把猪赶出来。

  1935年夏的一天晚上,十多个背枪的匪兵挤在建瓯城前街大戏院的人丛中看戏,凌福顺决定抢夺这些敌人的枪支。他召集游击队员,每两三个队员暗暗围住一个匪兵,把他们切割开来。当戏演到精彩处,他们打灭台前汽灯,扑向自己的目标,夺得七、八支枪,趁乱冲出大门,撤向城外。经城门时,又“顺手牵羊”俘虏了两个守门匪兵。凌福顺大闹戏院、智取敌枪的英雄事迹震动了建瓯城。

  不久,游击队从打入敌人内部的司机处获悉有一辆敌人汽车从建阳开往建瓯。凌福顺立即拟定在七仙桥附近打个伏击战。前有大溪,后有高山,他们砍下几株大树,用绳子固定在陡坡上,然后埋伏在树林中。待第二天黎明敌人汽车,到达七仙桥时,凌福顺命令砍断绳索,大树立刻顺陡坡滑下,堵住汽车去路。随着“缴枪不杀”的喊声,几十名游击队员冲下山坡,押车的敌人来不及抵抗,就全部作了俘虏,游击队缴获了不少军用物资。

  游击战争把凌福顺锻炼成一位出色的军事指挥员。在他后期参加的战役中,影响最大的莫过于肖家岭战斗了。

  图片1935年8月中旬,叶飞、阮英平率领闽东独立师一部和凌福顺率领的周墩独立营会合后,自江源村行进至萌源村。部队驻扎下后,凌福顺带了几名战士摸进仅隔一里多路的端源村抓土豪。这时我军得到情报:伪省保安第八团团长陈崐亲率三百余众尾随而来,企图吃掉我军主力。

  当三百多名保安团兵爬上萧家岭时,我军突然发起攻击。凌福顺听到枪声,知道有情况,便把抓来的土豪关进兴福寺,率兵前往助战。敌人依仗人多、兵器好,拼命组织反攻。双方正打得激烈,凌福顺带领战士从萌源水尾庵旁的小路爬上萧家岭猛揍敌屁股。他两把短枪,左右开弓,越打越猛,红军战士个个如猛虎下山,杀得敌人丢盔弃甲,人仰马翻。这一仗打死打伤敌四十多人,敌连、排长各毙一人,缴获子弹二十多箱,枪支二十多杆,取得了重大胜利。凌福顺勇猛顽强的战斗作风,深得独立师首长的好评。

  1936年2月,为了筹划经费,进一步打开局面,凌福顺再一次赴建瓯。当时他有病在身,住在一群众家里,一边看病,一边组织人马打土豪。

  4月初,凌福顺只带七八个队员从建瓯回到周墩。4月5日,他单身潜回浦源村了解敌情,不料,行踪被敌人发觉了。周墩国民党伪保安第五团调一个连的兵力,由伪团长亲自带领向浦源村扑来。

  此时,凌福顺正在一游击队员家里,群众慌慌张张跑来报告:“快,快跑,白匪到了!”话音刚落,村子已经乱成一片。凌福顺急忙上了楼,从楼窗口往外一看,村子四周全是白匪,所有路口均被切断,他被包围了。

  敌人进村后,挨家挨户搜查,用刺刀和枪托把群众驱赶出屋,还抓住当地一个革命同志。面对敌人的凶残气焰,为了营救革命同志,凌福顺顾不得自己的安危,愤然对匪兵开了枪,把敌人引向自己。枪声一响,敌人立即从四面八方向他扑来。凌福顺将最后一颗子弹打进自己脖子,没打中要害。他发现自己活着,就从楼上跳到房子后院。白匪涌进屋,冲上楼。一个革命群众为了掩护凌福顺,不顾一切上前拦阻,被白匪当场枪杀在楼梯口。白匪循血迹找到后院,凌福顺就这样被捕了。

  他被押到周墩城,关在一个地主家里。第一次审讯地点就在地主家厅堂,凌福顺镇定地坐在凳子上,四周一群荷枪实弹的敌人。伪保安团长问道:“你带领多少游击队?都叫什么名字?”

  凌福顺回答:“凡是穿棕衣、戴斗笠的都是,名字念不完。”

  “你们游击队都到哪些地方活动?”

  “凡是眼睛看得到的地方,我们都有去活动。”

  “你老实讲清楚,你们有多少枪支?都藏在哪里?”

  “我们的枪支数不完,到处都有。”

  凌福顺针锋相对的回答,使敌人手足无措。伪团长企图用封官许愿来收买凌福顺:“你能带一连人过来,给你当连长;带一营人过来,给你当营长;带一团人过来,就让你当团长。”凌福顺斩钉截铁地回答:“我决不投降,也不想当官,要杀就杀,不必多说!”

  敌人绝望了,露出凶相,对凌福顺施加种种酷刑。但是共产党员的意志比钢还硬,任凭敌人严刑拷打,也休想叫他开口。

  他被关押了二十多天,遍体鳞伤、行动困难,敌人的防范逐渐放松了些。一天夜里,趁敌人熟睡之机,他慢慢爬上楼,想跳到巷子里脱身,可惜用力过猛,落到对面人家的围墙里,腿部受伤,不能站立,只好慢慢爬到一堆稻秆里,藏了起来。

  敌人发现凌福顺不见了,惊恐万状,立即宣布全城戒严。翌日凌晨,搜查的声音渐渐平息。凌福顺掀开稻草,爬到外面,却被伪保安团兵周圣清和叶承传发现了,他第二次落入敌手。

  1936年4月25日是周宁人民永远难忘的一天。上午,西门街城外沙滩的一棵大柳树下,竖起一座十字架。十时,全城戒严,四面城头架设机枪。伪保安第五团、伪警察倾巢出动。匪兵们沿街喊叫“店铺关门,窗户不准打开”十几把长号嚎叫着,凌福顺被五花大绑押出来。他虽然步履蹒跚、面容憔悴,但神色依然镇定,高昂着头,左右巡视,像是跟家乡的土地告别。

  敌人把凌福顺绑在十字架上,刽子手叶承传一伙冲上前,用四寸长铁钉在凌福顺手脚上乱钉。他气得骂起来:“蠢货!从骨缝中钉进去都不懂?”

  鲜血立刻从凌福顺的手脚直涌出来。刽子手们拔出匕首、锥子,在凌福顺身上乱戳,把他脸颊、手臂、大腿、胸部的肌肉一块一块地割下来,惨状目不忍睹!

  凌福顺成了血人,昏迷过去。醒来时,他拼尽全身力气高呼:“父老乡亲们,死没什么可怕,我凌福顺会绝代,革命永远不会绝代!要永远从红莫从白……”

  丧心病狂的刽子手叶承传慌了手脚,忙用匕首对准凌福顺的心窝刺进去……

  凌福顺壮烈牺牲了!时年二十四岁。

  反动派的残忍手段,并不能吓倒革命人民,烈士的鲜血教育了更多的群众。游击队在郑佛前领导下,撤到建瓯,更加勇猛地投入战斗!

  反动派最终逃脱不了历史的审判!解放后,刽子手叶承传被我人民政府镇压了,罪有应得!

  党的优秀儿子,英雄凌福顺的光辉形象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附件下载:
相关文档